黄兴

  2020-05-05 09:31:30
黄兴
黄兴(1874—1916) 湖南善化(今长沙)人,字廑午,号克强。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留学日本,入东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学习,并和杨笃生等创办《湖南游学译编》。次年参加拒俄义勇队。不久归国。同年末与刘揆一、宋教仁等在长沙成立华兴会,被推为会长。谋在长沙起义,事泄逃亡日本。三十一年与孙中山筹划成立同盟会,被推为执行部庶物,位同协理。后参与或指挥钦州、防城起义,镇南关(今友谊关)起义,钦(州)、廉(州),上思起义与云南河口起义。宣统元年(1909)参加成立同盟会南方支部,策划广州新军起义。三年(宣统三年,1911)领导广州起义(黄花岗之役)亲率敢死队攻入督署,失败后避往香港。同年夏支持宋教仁等成立中部同盟会,将革命重心转向长江流域。武昌起义后至武汉,任战时民军总司令。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任陆军总长兼参谋总长。临时政府北迁,任南京留守府留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被举为理事。旋任川粤汉铁路督办。不久辞职。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赴南京任江苏讨袁军总司令,失败后至日本。次年因与孙中山意见不洽,拒绝参加中华革命党。旋去美国。一部分原同盟会会员在日本成立欧事研究会隐以他为首领。乃致力反袁(世凯),并为云南护国军筹措军饷。1916年归国,和孙中山恢复往日关系。病死于上海。有《黄兴集》和《黄兴未刊电稿》行世。(《中国人名大辞典—历史人物卷》P546)


...... [更多...]
点击: 61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下)

  2020-04-25 09:19:21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下)
事后检收遗骸,得72具。由党人(同是革命党人)潘达微营葬于白云山麓。其地原名红花岗,(“红花”有喜庆之意,不妥。)潘(达微)易名黄花岗,(“黄花”指菊花,象征着烈士们的精神。)人们遂把这次悲壮的起义称为“黄花岗之役。”孙中山在海外闻讯叹息:“吾党青年,付之一炬。”黄兴有挽联道:“七十二健儿酣战春云湛碧血; 四百兆国子愁看秋雨湿黄花。”
72烈士是:喻培伦、林文、宋玉琳、方声洞、饶国梁、林觉民、李文甫、林尹民、陈文褒、李德山、陈与燊,罗仲霍、庞雄、陈可均、饶辅廷、陈更新、冯超骧、李雁南、刘元栋、刘六符、李炳辉、李文楷、李晚、郭继枚、余东雄、黄鹤鸣、杜凤书、徐培添、徐进炲、徐广滔、徐临端、徐礼明、曾日全、江继复、徐烨成、徐日培、徐容九、徐满凌、徐茂燎、徐培旈、徐廉辉、徐松根、徐保生、徐昭良、徐应安、韦统铃、韦统淮、韦树模、韦荣初、林盛初、秦炳、周华、陈春、马侣、劳培、游寿、石德宽、程良、林修明、周增、罗坤、陈潮、黄忠炳、王灿登、卓秋元、胡应升、魏金龙、陈清畴、陈发炎罗乃琳、林西惠、张学龄。


...... [更多...]
点击: 86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中)

  2020-04-15 09:46:26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中)
27日,广州小东营五号似办喜事,不断有扮成贺喜客人的党人到来。下午4时,黄兴演说,群情鼓舞。当即发放枪械。此时朱执信赶到,当即剪掉长衫下截加入。5时30分黄兴乘坐肩舆,(轿)余人打扮成侍从,臂缠白巾,直扑督署。黄兴手持两枪射击,当即击毙卫队管带金振邦,冲入二门,和卫队对射,卫队请降。黄兴等在署内没找到张鸣歧,便放火出署,与李准亲兵大队相遇。林文听说李部内有同志,便上前高呼:“我等皆汉人,当同心戮力,共除异族,恢复汉疆。不用打!不用打!”话未讲完,一弹中脑,倒地牺牲。林伊民等五人也相继中弹。黄兴被打断右手二指。


...... [更多...]
点击: 73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上)

  2020-04-05 09:44:25
广州起义惊天下 烈士葬身黄花岗(上)
(1911)4月3日,广州秘密据点38处皆已准备就绪。香港统筹部决定以4月13日为期,分十路进攻,(都督府)赵声为总司令,黄兴为副。黄兴即离港赴广州。因枪械稍迟方能运到,又改期至4月27日。此时风声早已走漏,张凤岐、(两广总督兼广州将军)李准(水师提督)调巡防营二营入城。胡毅生、陈炯明、赵声等提议改期。黄兴认为改期无异解散,决心个人去死拼李准。喻培伦因试制炸药损伤一臂,他愤然说:“你们四体俱全,难道还不如我这残废人吗?”力主按期发动。


...... [更多...]
点击: 93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华兴会在寿宴上孕育

  2020-03-25 10:18:57
华兴会在寿宴上孕育
(1903)11月4日,这天是(革命)党人黄兴30岁生日,友人刘揆一、章士钊、秦毓鎏、宋教仁、陈天华、彭渊洵、翁巩、柳聘农、周震鳞、胡宗畹等11人在长沙保甲局巷彭渊洵家中设觞为他祝寿。在寿宴上,他们商定建立反清革命组织华兴会,推黄兴为会长。拟定华兴会在长沙联升街设立机关,为了避免官方的注意,这个机关对外是“兴办实业”的“华兴公司”,华兴会的骨干都是公司的股东,入会者均称“入股”,股票即为会员证。会员通讯也都用商号作为化名。(《旧中国大博览》P109)


...... [更多...]
点击: 102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孙中山在檀香山向华侨宣传革命

  2020-03-15 09:34:39
孙中山在檀香山向华侨宣传革命
(1903)11月13日起孙中山在檀香山正埠几个戏院中连续演说三天,倡言“革命为唯一法门。可以拯救中国出于国际交涉之现时危惨地位”;“我们必要倾覆满洲政府,建立民国。革命成功之日,效法美国,选举总统,废除专制,实行共和。”演说时座无虚席,听者动容。随后,又应邀到奥华湖岛的希炉演说,听者达千余人。华侨迅速转变,人心归向,于是孙中山着手恢复和发展革命组织,建立的团体不再叫兴中会,取名“中华革命军”。孙中山来檀时带了一批“革命军”(革命志士邹容所著《革命军》一书,鼓舞了无数志士仁人,他让整个中华民族热血沸腾。)推荐给侨胞。革命形势所向披靡。组织恢复后,孙中山即发行革命债券,向华侨募款,实现了“民心一,则财力可以无忧”的预言。(《旧中国大博览》P108)


...... [更多...]
点击: 99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日本国 清政府 孙中山

  2020-03-05 09:36:53
日本国 清政府 孙中山
据闻,这次宴会是由日本外务省次官内田康哉出名请的。其原因是清政府秘密交涉,要日本驱逐中山先生出境。日本政府也不喜欢中山先生在那里搞革命,但对于政治犯是不能加以驱逐的,便劝中山先生暂时避到别处去。(日本国在1868年明治维新后,便严格地按照法治治国,成了先进而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山先生不得已应允了。这席酒等于暗中饯行。并传说还送了三千块钱作旅费。中山先生便带同(胡)汉民、(汪)精卫一起到南洋各处展开活动去了。(汪东-《同盟会和“民报”片断回忆》)


...... [更多...]
点击: 87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人间的呼声

  2020-01-25 14:16:51
争取世界和平系列文章12/12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万家墨面没蒿莱 敢有歌吟动地哀 心事浩茫连广宇 于无声处听惊雷
人间的呼声
(1) 温(温哥华)市Little Flower Academy小学学生纽曼(Gina Neuman)於现场朗读她对“国殇日”(Remembrance Day)的心声,她希望当她成为祖母后,孙子们会问她“什么是战争?”她便心满意足。(明报 2009-11-12)
(2) “Look at how the world spends its money. We’ve got a bigjob.”


...... [更多...]
点击: 119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幻想与现实

  2020-01-20 10:22:21
争取世界和平系列文章11/12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万家墨面没蒿莱 敢有歌吟动地哀 心事浩茫连广宇 于无声处听惊雷
幻想与现实
和平实现人类的大同社会,有人说:“你们所面临的事和物,都是在被催眠下的幻觉而已。”不错,如果两层楼之间有12格楼梯,我们想一步就跨到第12格上二楼,先生们高见,说对了。我们确是“在被催眠下的幻觉而已。”但现在的事实是:我们是在各自发表自己的见解,提出自己的建议,互相交流,互相传播,广交朋友。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成组、成队,推选出代表,成立“人类统一党”。(暂名)这只是从底层一步一步地走到第三格楼梯而已。会很难吗?是幻觉吗?当然不是!自然而然,从第三格楼梯再一步一步走到第六格楼梯就容易些了。我们一定要做到在第一格楼梯站稳脚跟后再上第二格楼梯,在第二格楼梯站稳脚跟后再上第三格楼梯……,如此坚韧不拔地、稳扎稳打地干下去,世界人民总会有欣喜若狂的一天。


...... [更多...]
点击: 97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学习先贤鲁迅的一段话

  2020-01-15 09:47:28
争取世界和平系列文章10/12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万家墨面没蒿莱 敢有歌吟动地哀 心事浩茫连广宇 于无声处听惊雷
学习先贤鲁迅的一段话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就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鲁迅-《呐喊》自序)


...... [更多...]
点击: 153 | 评论: 0 | 分类: 缺省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