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联系 | 繁体版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欢迎来到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首页

温哥华资讯

温哥华地产

温哥华教育

温哥华财税

新移民/招聘

旅游
搜索:  

 论坛通告:  批评商家需要注意   转载新闻请务必注明出处,这些媒体请不要转,谢谢  
 个人空间: 罗蓬特机器人 | 币不可少 | XY | 剪剪的动感人生 | 嗱嗱嗱。。不聽豬头言。吃虧在眼前。 | 我在温哥华 | 逸言堂 | 五木森林 | 文化与文明 | 快乐的狮子 | 毛虎的聊斋 | nessus | Invisible world | 喋喋不休 | 無極-無窮、無盡、無限。 | 桃花岛 | 梅飞色舞美食厨房 | 西西123 | 人生的精彩誰來決定? | 时事新闻专递
 最新求助: 请教高人   求助: 今年卖了块空地赚了点小钱,该怎么报税呢   最近大家都集中精力谈论政治,但希望可以偶尔放下争端,讨论一下温哥华的生活,所以   汽车电池检查
 论坛转跳:
     发帖回帖获取加西镑, 兑换精彩礼物

论坛首页 -> 读书沙龙

雾中列车


回复主题  图片幻灯展示  增添帖子到书签中  给帖子中的发贴者批量赠送献花或者花篮    |##| -> |=|        发表新主题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正文
maohu
(只看此人)




文章 时间: 2019-6-12 23:48 引用回复
@故园风雨前





我见过最好的雾是白雾,真正白色的雾,不泛青不透紫,也不是牛奶的乳白色,就是浑然纯净的白雾。颜色单一大概跟密度相关,白雾的密度不随机,好像约定了一个数值就一定要达标,绝不食言。它浮在半空里,不是歌里唱的“高天上流云”,也不是舒婷说的山间“流岚”,我的白雾一动不动,是停云,停岚。是从隔夜雨后,万千草木的茎叶花果上缓缓蒸腾汇集的雾,像冷香丸的制作工序,要集齐多少种、积累多少时光才能酿得,是荣膺上天旨意,蕴含林泉性情的白雾。

白雾在秦岭的山腰上。我曾非常幸运地经历过一……一什么呢,白雾是缥缈的,没形没状,漫无涯际,缕,团,朵,片,这些量词都不合适,都捕获不了,我只能从雨雪那里借一个“场”字,一场白雾,用一个时间概念勉强限制。

我16岁那年暑假,跟我爸回上海老家。火车很不靠谱,从成都出发后没多久就降速了,快到傍晚时竟然干脆停下来,停在秦岭的山腰上。那时的绿皮车车厢里没有空调,开着窗户吹进来的都是热风,我们一路都汗津津的。可刚在山里停了片刻,马上就清凉了,盛夏戛然而止。再过片刻寒意渐生,但我不肯关窗户,我爸只好爬上去把箱子开开找褂子。我们买的是一张下铺一张上铺,我当然睡上铺,但白天下铺靠窗的位子我一直占据着。他披着褂子靠向壁板,越过我的肩膀看窗外。

我们停在半山腰,本来向下是能够看见山谷的,如果晴好的话。这条铁路线我儿时常走,总在春夏两季。我记得在一段段隧道的尽头重见天日的刹那,总能立刻看见波光刺眼的石潭,和碧绿的山溪。

但今天看不见。窗外的峰岭都齐腰浸在白雾里。白雾很好看,很好看。唉唉,16岁的脑子很贫瘠,只会说很好看,这也就算了,难为情的是此刻,三十年后我再回忆那一瞬间,我好像仍然找不到妥当的修辞。白雾我没法比拟,因为它有一项极其严重的与众不同,它没有肌理,谁都有肌理,它没有。16岁的我只想出一个喻体,过年吃汤团,白雾像汤团皮,只有汤团皮有那样的纯粹,柔糯。

我使劲盯着看,发现很矛盾的一个情况,白雾相对峰岭是静止的,可在白雾内部,水汽却在飞快地涌动着流淌着。整片风景固然如诗如画,宝相庄严,但也有种滑稽,像漫画刻划一个人,揣着好多事好多情绪,心里跌宕翻滚,都快开锅了,可他看上去还是不动声色。

“这种空气是很难画的,画不好就脏。”我爸跟他自己说。

“看不清楚的地方涂成白色不就行了。”我指导他。

“说些什么!……”我爸皱眉,又斜眼看我一下,“算了。”我爸是个很棒的爸,却是个没什么耐心的老师。“啊不行了我得把袖子穿上,两个膀子受不了。”他还爬上行李架去把我的外套也找出来叫我也穿。

白雾的潮寒果然逐渐重了,我恍惚能看见雾气从天上下下来,涌进车窗,但瞪眼仔细看又看不出。一转头余光又感觉有,猛地转回来还是捕捉不到。这样反复折腾了好久,白雾让人忘记时间。

车上有人开始抱怨,我们停了快一小时没挪窝,现在已是傍晚。忽然车子后退了一步,不知从哪个部位发出“呲——”的声一长叹,像大大松了口气。“走了走了!”抱怨的人欢呼,转怒为喜。果然开动起来,哐嘡。哐嘡。哐嘡。哐嘡。然而走了不过十来分钟又站住了,好像累得快要倒毙。刚才抱怨的人这下真是气昏,但也没地方闹去。

我也许是这车上唯一无所谓,甚至还非常乐于在这里停留的人了。

第二次停停在一个稍微开阔的坡上,坡上散落着七八户人家,都是砖瓦平房。最近处的一家人家门廊正对着我们窗口。有个女人站在门廊上,一动不动远眺我们车尾的方向,像在等着什么。她不看我们。尽管车厢里很多旅客都把头伸出去东张西望高声喧哗,但都没能吸引她的注意。在她看来可能我们属于火车整体而不单独存在。我也伸头出去朝她看的地方看,看了好一会儿啥也没看着,但头上脸上感觉到雨的纤毛。

女人家外面齐着门廊的高度搭了一个三层的台子,就是照集体相时后面几排人站的那种楼梯式台子。最低一层空着,中间一层也空着,顶上一层摆满了破烂的搪瓷洗脸盆,里边种着齐楚楚的蒜苗和葱苗,边上有一簇蓬勃的植物,开着红黄两色的小花。我认得,我们叫胭脂花。女人踱到胭脂花后面,但并不赏花,她还是看着刚才的方向。忽然她笑起来了。而且马上就大声说了话。

“……哪个喊你们……天都黑了……看哇要死人……!”她气力很足,连我都能零碎听到几句。虽是骂骂咧咧,她却乐乐呵呵。

“……底下喊我们全部过去……打三个电话……”一个男声回应道,很快就看见他经过了我的窗口,不光是他,后面还跟着一个长长的队伍,都是扛着铲子线缆的年轻小伙子。身穿灰蓝色的工作服,脚蹬高筒橡皮靴子,他们朝我们车头的方向走过去。因为高大强壮,又扛着沉重的家伙事儿,他们踩在铁轨下的砾石上发出很大的声响。第一个小伙子一边答女人的话,脚却不停下来,大步流星走他的路。第二个小伙子接过他的话茬大声说:

“哪个敢?哈哈哈哈哈……”边说他边往前走。第三个小伙子又接过他的话茬:

“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的人也跟着笑。女人也笑,又骂了他们什么,但我听不见了,意思反正是骂他们傻。她的五官我看不清,只记得她穿着一件白底子红花的外衣,在那灰沉沉的门廊前很出挑。等他们都走尽了,她还望着那个方向,笑着剩下的一点笑,这点笑老也笑不完。他们从她廊下经过,迈着雄纠纠的步伐,像一支等待她检阅的部队。她站在缤纷的胭脂花丛里,簇拥着密密匝匝的青葱蒜苗,像部队开拔时欢送的人群中的一个姑娘,目光依依不舍地追随着兵士们的背影。

忽然有个人从门里出来了,是个男的,看不出多大年龄,破衣烂衫的。他边大声咳嗽边冲着女人喊了两句什么,似乎是责备她磨蹭,又朝旁边猛地甩头,好像是叫女人往那个方向去。女人不笑了,慢腾腾地朝门廊右边走过去。她俯身我才看见,那边地上有个小煤炉子,炉子上坐着个小锅。她揭锅盖时有一缕白气儿飘出来,不知里面是粥是汤。“没!”女人喊。那个男人不再说话,咣当摔门回房子里了。他的头脸我始终看不到,总之头发胡子都乱糟糟一大把,他像深藏在一个干草堆里。

那时我以为他是她爸爸,现在再一想,恐怕是她丈夫。

她不进屋去,她在那儿站着。门廊上既没有柱子台子上也摆满了葱蒜,她无依无靠地就那么垂着胳膊站着,像罚站。她始终不曾看向我们火车。她肯定知道一列停下的火车里有多少人会好奇地看外面,她和她的家像在舞台上一样被观看着,但她既不回看也不怯场,我还觉得她有点成心,有点儿轻蔑,为我们不值得,我们是一帮过眼云烟式的看客,为一群偷窥她生活的下流看客不值得。

山上非常寂静,即使我们车厢一直吵吵嚷嚷的,但声音好像传不出去,完全闷在绿色铁皮蛇的肚子里了。

从女人屋后远处,坡上跑下来六七个小孩,急急慌慌赛跑似的。他们都背着布包,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装得爆满,肯定很重,但他们跑得真快啊,转眼就看清了,差不多七八岁到十五六岁都有,同样黑瘦。不知道他们急个啥,但好像就是冲着我们这趟火车来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跑到我隔壁的车厢下面,大声喊:“吃蛋不嘛?鸡蛋!煮熟的鸡蛋!”其实哪里用他大力兜售,车厢里早已有四五条饥渴的胳膊伸出来,“两个!”“五个!”

他们应该还有几句话讨价还价的,那个时候人都穷,坐得起火车的人也一样抠门儿计较。但我不记得是多少钱了,我没买。我跟那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我的同龄人对望了一眼,他一眼就看出来我完全没有意图吧,很快就跑去下一个窗口了,那里有人捏着钱拼命呼唤他。

他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也背了一大包鸡蛋,但他并不向旅客销售,他只是跟着大男孩走。他笑呵呵地大男孩说:“你喊嘛,你把大雨喊下来。”我当时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还以为是种他们之间的玩笑。后来我工作了,有次出差进山里,听见山民叮嘱我们,走到高的地方不要大声喊,因为“要把雨喊落”,而“落雨下山不好走。”那天也是阴云沉重白雾漫漫,跟秦岭这天一样。我忽然想起来,觉得可能小男孩是揶揄大男孩嗓门太大。

“快点!”大男孩生意太繁忙顾不得接小的话,只大声催他快点跟上。原来他自己那包鸡蛋已经快卖完了,等着小男孩补货。小男孩当然只能充当送货员,他根本够不着车窗嘛。他交了差后两臂空空,后退了一步站在那里看我们。他的眼睛里有种非常锋利的光,直勾勾看着车窗里的人。据说这些人叫“文明旅客”,从山外面的城市来。

“我日……日八法。”小男孩说,声音不大,我恰恰能听见。我们四川话里的脏话跟此地山里的脏话有一脉相连,我能大致听懂。但不知道他在感叹或者诅咒什么。

他们卖完鸡蛋就走了,背着空包往坡上走,走得很慢。这是他们做惯的生意,只要有火车经停,车上的人都跟快饿死了一样抢购他们的鸡蛋。他们走到坡尽头,原本应该走进房子里的,可在那之前他们的背影就影影绰绰看不清了,白雾已经下下来,吞没了最远的几户人家。山上再次寂静了。这回连车厢里也很寂静了,人们的嘴里喉咙里塞满鸡蛋,还有人噎得像惊呆了做不得声。

也许是因为天暗了,这下我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白雾在悄悄涌进窗户。

“得。”

说话的是我们对过下铺的大胖子。他刚刚醒,这是他醒过来第一句话。他从中饭后睡到现在,想是睡得十分甜美,断断续续地打着呼噜,呼噜最响的时候车厢里的嘈杂只能算蚊子嗡嗡。他一翻身坐起来,看着窗外发愣。我爸笑问:“醒啦?”他懊恼道:“哪儿睡得着啊,吵得我。”一边马上捡起他的棕榈大团扇扑挞扑挞打在身上。“闺女,咱这是到哪儿啦?”又茫然问我。

“我听他们说是在秦岭山腰上呢。”我答。

“豪么!这才走了多远就撂挑子?”他嚷,“到上海得年底了吧!”我们听得直乐。我爸更乐,他很喜欢这个大胖子,老想引他说话。“语言太精彩了,他们北方人。”我爸悄悄说。

胖大叔长得像电影《骆驼祥子》里虎妞的爸。看见他我终于搞清楚“满脸横肉”是怎么一种横法,他就算默不作声也比什么字典词典都说得明白。起初我有点怕他,这么凶狠残暴的面相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四川当然不缺恶棍,但南北恶棍大异其趣。北棍往往先声夺人,体量巨、功率大、能耗高,是种在平川旷野中空对地的威慑;南棍乍看不起眼,非常轻便非常节能的样子,但你很快就意识到他是一小块超高浓度的刁赖,长于巷战。我从小在卫民巷草市街一带长大,南棍见得多,对北棍完全不熟。老实说我还提防着他欺负我爸。因为我爸是个很瘦很文弱的细高个儿,动作既迟笨,性格也温和,我已经做好准备,胖子要是敢对我爸怎么样我一准儿跟他拼命。咳,操碎了心的16岁少女。

然而他跟我爸非常投缘,略一序齿便叫我爸“老弟老弟”,立刻请教几个川菜的做法,发现“老弟”只会浓油赤酱后感到非常失望,说:“您是冒牌儿的啊。”我爸很惭愧。开车后乘务员过来笑吟吟叫我们选一个“旅客安全员”,意思是配合维护车厢文明礼貌什么的,六个人里面选一个,暗示我们最好选个稳妥体面的人。我们这个小空间里,另外还有三个人,依稀记得都是老弱,那么最壮实最有魄力配得上“安全员”荣誉的只有胖大叔了,但他迟疑一下道,“咱们选老弟吧,老弟有文化,可靠。”我爸还谦让,胖子大叔垂头看着自己的大肚子,不无伤感地说:“再说我这条件……它不允许啊。”

发现胖大叔并不是恶棍固然石头落地,但隐隐约约又有点遗憾,好像看一个戏滋味寡淡,通篇只有薄弱的误会而没有过硬的戏剧冲突。而且越了解他越觉得离谱,胖大叔不仅不糙,还有一套纤细敏感的神经系统。

“闺女你瞧,那口锅像什么?”他看我看窗外,也凝神看了一会儿,忽然说。

我知道他说的是女人家门廊上的那口锅。一口双耳的小锅,黑黑的锅灰底下泛出含糊的银光。锅盖变形了,盖不严,白色的蒸汽从缝儿里汩汩地溜出来。没风,升上去是一缕一缕,再高些化成一蓬一蓬,最后弥散没影儿了,我知道它终于加入了白雾。

“你看它像个香炉不?”胖大叔问。

“啊太像了!”我惊喜地看他一眼,他很得意,大扇子猛地扑挞一下。

小锅里煮的不知是粥是汤的东西肯定已经大开了,正像一个香炉冒着神秘的烟。也许山上的整场白雾都是从这里生成的。​​​​


 
花篮
分享
_________________
宅出风格,宅出水平,宅出安全

——————————————————————————————————
楼主 | 电梯直达
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主题 User photo gallery 礼物  
论坛广告 LuLu Island Winery 鹭岛酒庄—温哥华最大的金牌酒庄!
 
回复主题     |##| -> |=|     论坛首页 -> 读书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美国太平洋时间
1页,共1


注:
  • 以上论坛所有发言仅代表发帖者个人观点, 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或立场, 加西网对此不负任何责任。
  • 投资理财及买房卖房版面的帖子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责任请自负
  • 对二手买卖中的虚假信息,买卖中的纠纷等均与本站无关。
  •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论坛转跳: 

    maohu
    潜力帖子 精华帖子 热门帖子
    保持口腔卫生 转
    盼孩子新年长得高 吃好睡好活动好 转
    今年春天的房市,有点凉
    老规矩,帮朋友问房屋挂牌
    军歌嘹亮
    新移民来加国在哪买房是最佳投资?
    市场不行了 大温豪宅建商们很难受
    大温房租怎么能降 公寓交易量骤减
    列治文的独立屋, 砍价参考2018年政...
    BC预测改口风 大温房市触底大反弹
    房价降了也没用 温哥华房市又上榜
    温哥华四独立屋重新规划高票通过
    人造肉即将成真
    蒸腊排骨
    留意黑心奸商
    新年洋荤: 熟食冷肉盘
    tacos
    粤菜馆的当归凤爪在家做!
    年夜饭餐桌系列- 简单易学的【清蒸...
    红烧梅干菜土豆排骨
    清炖狮子头(图文+视频)
    Scalloped Potatoes
    简易烤鸡腿
    ambrosia 色拉
    海鲜豆腐煲
    Omelette
    马来西亚风光游(4)马六甲
    回顾一下2019
    马来西亚风光游(3)皇宫 布城
    马来西亚风光游(2)天空之镜 黑风洞
    武汉真封城了
    加西的五毛不地道
    某个经纪说啊。。。
    这个法拍屋最后成交价会多少
    这岳父老谋深算
    温哥华机场求武汉旅客申报流感症狀
    如果时间可以凝固。
    本那比也是一个临海城市。
    有谁晚上可以吃大碗饭的?
    女大学生为什么喜欢干这个
    撒了个娇,买了加拿大鹅
    公寓的保险这么涨法,谁还会买公寓
    面对老闆,应该封利是吗?
    奇葩遇见奇葩
    大家都支持冬天换雪胎吗?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热评新闻
    2020温哥华新年音乐会圆满落幕!
    去过武汉的北温华裔打911现身医院
    华女连夜逃出疫区 多伦多网友炸了
    疫情失控警告魁省安省BC数人或感染
    说了好多年的这件事 终于来大温了
    加拿大不欢迎梅根夫妇 8万人抗议
    洽洽的LV版包装设计 瓜子吃不起了
    僵尸网络横行,“豌豆射手”难觅
    羽绒服领口上这块布 用途真厉害!
    夹在亲情爱情之间 对哈里只有同情
    当地记者直击:这是,今天的武汉!
    中领馆:中国公民遵守加国防疫措施
    以下点到名字的,春节就别回家了
    利用新型肺炎疫情的诈骗已经出现
    赵丽颖冯绍峰情人节在巴厘岛大婚
    北温海景餐厅 $59两人海鲜吃到爽
    喝完的咖啡渣不要扔 好多用处呢
    姚笛剪短发宣布复出 眼神变清冷!
    明星们的错位图有多狠 笑出猪叫声
    一夜爆红意外被砍后转行身家过亿
    温哥华4独立屋改80套公寓高票通过
    管虎感情生变 前女友被再度提起!
    王诗龄喊姚明女儿农村娃 姚明回应
    女佣想回家竟将雇主女儿手放进滚水
    流感肆虐美国!现已导致6600人死亡
    华人不得入内!西温豪宅还有这条款
    哈里王子和母亲神同步表情 太像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世卫组织这样说
    Roots开年特惠低至6折+额外7折!
    加国这排名全球第4 大温却拖后腿
    大温房租怎么能降 公寓交易量骤减
    加拿大不欢迎梅根夫妇 8万人抗议
    华女连夜逃出疫区 多伦多网友炸了
    去过武汉的北温华裔打911现身医院
    新移民来加国在哪买房是最佳投资?
    斥资5亿元 温市又被商业巨头看中
    市场不行了 大温豪宅建商们很难受
    列治文双非婴再创新高 2020要挤爆
    武汉肺炎一线医生述:大爆发或到来
    BC预测改口风 大温房市触底大反弹
    温哥华4独立屋改80套公寓高票通过
    仍售果子狸 武汉商家称可订土拨鼠
    恶意逃离武汉传播病毒最高判7年
    流感肆虐美国!现已导致6600人死亡
    边境那头的野味店 都是为中国人开

    更多方式阅读论坛:

    Android: 加西网
    [下载]

    Android: 温哥华论坛
    [下载]

    PDA版本: 论坛

    加西网微信

    加西网微博


    Powered by phpBB 2.0.8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页面生成: 0.0668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111 秒

    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1030109号